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96章 竟敢威胁她?
    卡茜望着地板上那如死猪一般的赤裸男人,她脸色阴沉如霜。

    真是没用的男人!

    若是换成修,想到他那完美诱人的身材,卡茜想,他肯定能让她得到最极致的快感享受!

    可是,那个她拼命保护,深爱的男人却背叛了她!

    想到这一点,卡茜那张艳丽入骨的脸上,阴霾满布,狰狞至极,就连周围的空气都因她的脸色,而变得阴冷渗人起来。

    卡茜披上一件丝质蕾丝睡衣,堪堪遮住重点部位,慵懒的按了一个按钮,冷声命令道:来人,立刻给我把这个没用的蠢货拖出去!

    是,卡茜小姐!

    房间内很快进入两个人高马大的西装男,他们像是拖死狗一样,将那个之前还生机勃勃,精力充沛的美男拖走。

    而卡茜那爆火,性感的身材,明明就在眼前,他们却根本没胆子瞧上一眼。

    房间内很快恢复了一片寂静,唯有晕黄的壁灯,发出了诡异的荧光。

    卡茜打开抽屉,从里面抽出一张照片,望着上面那个英俊的男人,她又爱又恨。

    修生养息了这么久,她来到这个A市的第一件事,就是送给慕少凌一份大礼,呵,就是不知道这份礼物他有多喜欢?

    以后,送他的礼物会越来越多,包括他那个所谓情深不寿的妻子——阮白。

    正当卡茜思忖着,接下来的计划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的号码除了几个心腹知道外,其他人很少知道,当他看到来电显示几个陌生的数字,那是一连串的乱码,她心里便大抵知道了来电的人是谁。

    面无表情的按了接听键,卡茜声音极冷:Hello?

    卡茜妹妹,这么久没见,最近过得可还快活?电话那端,传来薛浪那吊儿郎当的声音:如果不出我所料,你现在应该是跟男人刚刚滚完床单,老子猜的对不对?

    卡茜哼了一声,死死的攥着手机,冷冷的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到底什么事?

    另一边,薛浪舒服的躺在林宁的软床上,不由得歪了歪嘴,粗鲁的说道:别啊,咱们到底还是合作关系,这样跟哥哥说话不太好吧?我可是听说,你干爹的老巢都被慕少凌给捣毁了,你现在颠沛流离的生活不好过吧?

    卡茜忍不住讥笑出声:哈,你以为你现在的日子有多好过?整个A市,乃至华夏,遍地都是你的通缉令。据说,你可是狼狈的连家都不敢回,你现在的境遇比我还不如,还有脸来嘲笑我?可笑!

    薛浪向来被人捧惯了,哪里容得了一个女人对着他指指点点?

    他脸色骤变,语气突然变得狠厉:卡茜,看在我们还在合作的份上,也看在你是一条可怜的母狗的份上,今天我不跟你多计较……但你谨记你的身份,别以为你现在还是罗勃家族的大小姐,你现在只不过是一条可怜的丧家犬罢了!虽然我现在四面楚歌,但是A市毕竟是我薛家的底盘,我要想搞死你,那也是易如反掌!

    卡茜想到薛家的庞大势力,想到薛浪那阴狠毒辣的手段,那个毒蝎一般的男人就喜欢跟人玩阴的。

    她湛蓝的眼珠子诡谲的转了几圈,若是因为得罪薛浪,而遭到他的黑手,那她可就得不偿失了。

    审时度势的分析了下自己现在的局面,她不由得放软了语气:薛哥,刚才是我语气不对,不好意思,最近我心情不好,还请你多见谅。不管如何,我们毕竟有那么多年的交情,何况,你属下轰了金沣百货的炸药,还是我给你提供的,你可不能过河拆桥哦?再说,我义父当年也帮过你不少,就算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义父的份儿上,我们也要化干戈为玉帛吧?你看我们两个强强合作,将T集团搞得一团乌烟瘴气……A市已经变了天儿,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嗯?

    卡茜的声音又软又媚,就像是一根轻飘飘的羽毛,在挠薛浪的心脏,挠的他心里痒痒的,再加上她刻意讨好的语气,让薛浪觉得格外的舒服。

    黑黢黢的嘴唇咧的更歪,薛浪想到慕少凌现在面临的惨状,唇角便扬起一抹兴奋的浅笑。

    但是,他还是有几分怀疑:这当然是我要的结果,不过,你看上的那个男人还真是不堪一击!卡茜妹妹,你确定你给我的炸药,绝对不会残留任何的证据?

    卡茜气恼的想摔了手机,但她强忍住了,傲气十足的道:薛浪,你曾经是王牌特种部队最优秀的军人,又是强悍的国际雇佣军首领,在引爆方面的经验比我充足……你应该知道,CK—20炸药的威力有多大,它又极易挥发,我敢打赌就连最有经验的刑侦爆破专家,也难以察觉到蛛丝马迹。所以,这个你大可放心,不管他们怎样侦查,都不会查到你的头上。

    最好是这样,否则,你知道我的手段!

    电话挂了以后,卡茜耳畔依然回荡着薛浪趾高气昂的威胁声。

    她心里怒火中烧,气得牙齿痒痒。

    薛浪那个贱男人,现在他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竟然还敢威胁她?!

    大家走着瞧吧!

    ……

    别墅。

    又是深夜,慕少凌一直在书房勤奋的工作。

    办公桌上堆满了各种文件,他的双眸充满了红血丝。

    今天的他分外的忙碌,电话从早上到晚上,一直不停的响,因为涉及到公司和上面的各项机密,他只能不停的接打。

    因为电话接的太多,他的嗓子都有些哑了,直到深夜才稍微那么安静一会儿。

    可他并没有彻底的松懈下来,反而继续在处理着董特助传过来的各种文件,这些都是需要他亲自审批或者签字的。

    如今,T集团处于水深火热中,虽然有阮白的帮忙,但上上下下的事情他还是负责了绝大部分。T集团创立这么多年,经历过无数大大小小的风波,但每次都在他的带领下,公司都平安的度过难关。

    业界对他的评价一直都是很高且正面的,但经历过保姆纵火案,还有此次金沣百货的坍塌事件,他积攒了那么多年的好口碑,隐隐下滑的趋势,这让他分外的烦躁。

    书房门突然被推开,慕少凌皱眉,以为保姆进来了。

    他顿时有些不悦,抬眸一看,却见阮白噙着温柔的笑靥,端着一杯热饮走了进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六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