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99章 绿背竹竿草
    傅长夜坐在顾随意身边,这个时候小金主崩溃的情绪需要发泄。

    他也不劝,只是在她痛哭流涕的时候,大手一伸,把人揽在自己的怀里,一句话都没有说。

    顾随意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从医生嘴里得知确诊的病情,她整个人已然崩溃。

    脑袋靠在傅长夜坚硬结实的胸口,她哭得不能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随意的声音都哭得哑了,情绪渐渐平缓下来,她的两只眼睛被泪水泡过,肿胀红得跟核桃一样。

    顾随意用手背擦了擦眼睛,一方干净的帕子递到她的面前,傅长夜低声说:“小金主,用这个。偿”

    顾随意接过傅长夜递过来的帕子,擦了一下眼睛,眼角的泪都擦干净了,她深深吸了口气。

    时值寒冬,空气很冰冷。

    顾随意吸了口气,一股凉意透过鼻腔慢慢渗入四肢百骸,慢慢地浑身都变得冰冷。

    她闭了闭有些发疼的通红眼睛,又缓缓张开。

    天很高很蓝,还飘着几朵白云。

    南方的冬天并没有十分寒冷,面前医院的人工湖仍会不时的泛起鱼儿打滚的波纹,甚至湖边的树仍是一片青葱绿色。

    这样鲜活美好的世界!

    这样灿烂耀眼的阳光!

    可是蔓蔓呢,蔓蔓才几岁,她才刚刚接触这个世界开始不久……

    顾随意看着,想着,心里越发的难受痛苦,痛苦难受得快要死掉了。

    “傅长夜……”

    她声音轻轻,有些茫然空洞,她要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傅长夜又深又沉的目光落在顾随意的侧脸上。

    她的脸上已经恢复平时那种冷淡的表情,唇线优美的薄唇紧紧抿着,如果不是通红的眼眶和微哑颤抖的声音,出卖了她的些许情绪。

    根本看不出她刚才崩溃哭过的样子。

    但是这样的小金主,更是让人担心。

    傅长夜看着她平静强忍的苍白脸色,心里一处刺痛:

    “小金主,蔓蔓会没事的!你不用担心,她会没事的。”

    现在这样的话是最好的安慰,顾随意的通红的眼睛看向傅长夜,她紧紧咬着唇瓣,竭力忍着眼里氤氲的水汽,很努力地扯出一抹笑:

    “嗯,蔓蔓会没事的。”

    会没事的,她的女儿会没事的!

    刚才医生也说了,现在白血病并不是不可治愈。

    蔓蔓会没事的。

    作为蔓蔓的妈妈,她首先,要坚强起来。

    .................红..........袖..........添...........香........独.........家..........首.........发.............

    从医院大楼外回到病房,中途顾随意去了一趟洗手间。

    开了洗手间的水龙头,用冰冷的水泼了泼脸,眼睛里的红肿退了一点,她用力揉了揉脸,让苍白的脸色看起来有点血色。

    不能让蔓蔓知道自己的病情,她出现在蔓蔓面前,必须是正常的样子。

    顾随意和傅长夜回到病房。

    金秘书今天送早餐过来,顾随意要去看检查报告,傅长夜要陪着,他就被留下来看着秦蔓蔓。

    金秘书看到顾随意和傅长夜回来,从沙发上起身,恭恭敬敬:“顾导,傅总。”

    顾随意的心思没在金秘书身上,对着金霖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注意力都集中到蔓蔓身上。

    秦蔓蔓睡着了,在挂水,昨天高烧一直不退,物理退烧没有用,只能输液。

    顾随意走到秦蔓蔓病床前,秦蔓蔓的手臂搁在被子外,细细小小的手臂,手背扎着输液针,液体一点一滴进入她的身体。

    顾随意原本已经调整好情绪,看到这一幕,差点又落泪。

    这时,蔓蔓睁开了眼睛。

    看到面前的妈妈,蔓蔓对着顾随意笑了笑:“妈妈,你回来啦。”

    “嗯。”顾随意连忙胡乱点了点头,也赶紧扯出笑:“蔓蔓,输液会疼吗?会疼要告诉妈妈。”

    蔓蔓摇了摇头:“不会疼。”

    蔓蔓第一次输液扎针,说不疼是假的,但这点疼还能忍受,她不想让妈妈担心。

    顾随意跟秦蔓蔓母女两个聊了一会儿,说了会话,蔓蔓精神不济,又睡着了。

    顾随意起身,把秦蔓蔓的被子盖好,视线落在秦蔓蔓闭着睡着的小脸上。

    竭力隐忍控制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金秘书看到这一幕,他并不知道秦蔓蔓得了病,看护一早上,以为小女孩就是发烧输液。

    现在看到顾随意落泪的这一幕,心里诧异。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金秘书下意识去看傅长夜。

    顾导哭了,傅总应该知道点什么吧?!

    傅总可是见不得顾导哭的。

    然而,金秘书只看到傅长夜淡漠的英俊侧脸,薄唇线条抿着,一如既往的脸色,看不出什么端倪。

    *

    急性白血病,前期化疗很重要。

    在确诊白血病之后,没有化疗,病人活不长。

    蔓蔓睡着了,没有多久,主任医生来跟顾随意说化疗的事情。

    化疗前要对患者的当前情况做初步评估,血常规,肝功能,电解质方面的检查。

    蔓蔓才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化疗的同意书,也是应该身为监护人的顾随意签。

    顾老爷子去世之前,也经过化疗,那段时间化疗之后的顾老爷子食欲不振,精神萎靡,经常吃下去的东西都吐出来,化疗的后遗症实在太严重。

    她不想让蔓蔓受这种化疗的苦,可是又没有办法。

    签化疗同意书的时候,顾随意的手都在颤抖。

    “顾导。”

    签完化疗同意书,主任医生说起骨髓的事情,“虽然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不用换骨髓也有治愈的希望,但为了以防万一,我们也把你女儿的骨髓配型放到骨髓库里了,你们家里,小女孩有兄弟姐妹,父母也过来配下型,亲人之间配型成功率比较高。”

    顾随意听着医生的话,点了点头。

    *

    化疗宜早不宜迟,下午的时候,秦蔓蔓就做了一整套的化疗前期检查。

    能陪着的,顾随意都陪在秦蔓蔓身边,不能陪着的,蔓蔓在里面做检查,她在外面等着。

    期间,傅长夜没有去公司,一直都陪在她的身边。

    一天下来,顾随意身心俱疲,但是比她更痛苦的,是蔓蔓。

    医生说等各项具体数值检查出来,如果指标还行,就开始化疗。

    他还交代了小孩子吃的食谱,多吃水果,高蛋白的东西,食物少放盐。

    下午六点多,一系列的抽血检查结束了。

    顾随意让傅长夜先回去,圣娱的总裁,有多忙她知道。

    他已经在这边陪了她和蔓蔓两天了。

    傅长夜皱着眉,这个时候小金主需要人陪,他不想离开。

    眼眸又深又暗,他凝视顾随意一整天苍白的小脸,说:“小金主,公司的事情你不用管,有金霖在,出不了什么事。”

    说着,他把人往怀里搂。

    顾随意脑袋靠在傅长夜线条坚硬的胸口,她闭了闭眼睛,声音微哑:

    “傅长夜,你公司有事要忙,不用陪着我,如果有什么事,我会给你打电话。”

    傅长夜疼她宠她,不想让她自己一个人面对,要陪着她。

    这些她知道,都知道。

    但是其实来说,蔓蔓不是他的责任,蔓蔓是她的养女,他没有必要在这里陪着她的。

    顿了顿,顾随意又说:“你能帮我找找有关治疗白血病这方面的专家吗?”

    傅长夜的人脉比她广,顾老爷子得病的时候,就是傅长夜把国外的专家请了过来。

    傅长夜点了点头,沉声道:“好。”

    他安抚的摸着顾随意纤细的后背,安慰说:“小金主,蔓蔓不会有事的。”

    顾随意咬唇:“嗯。”

    傅长夜离开,两天时间,圣娱偌大公司很多事情都要他处理。

    顾随意和秦蔓蔓吃晚饭。

    晚餐是按照医生叮嘱的做的,盐放得很少,淡而无味。

    秦蔓蔓吃了一口,小小眉头蹙着,说:“妈妈,今天的晚餐太淡了,没有放盐。”

    秦蔓蔓年纪还小,但是因为顾随意实在是厨房渣。

    她反倒对厨房的事情很熟,味觉也灵敏,小嘴巴一吃就知道少盐了。

    顾随意一愣,眼泪差点下来,她又吃了一口,佯装才刚刚吃出来味道的样子,很嫌弃地说:

    “今天订的这家外卖做得不好,以后我们不订这一家了。”

    蔓蔓点了点头:“嗯,以后不吃这一家。”

    蔓蔓对吃的倒是不挑,但是她知道妈妈挑嘴,以后肯定不会再吃这一家了。

    晚饭刚吃完,安晚来了秦蔓蔓的病房。

    是顾随意打电话把安晚叫过来的。

    蔓蔓怕生,性子内敛,能够接触放下心房的人就这几个。

    在电话里,顾随意交代过安晚秦蔓蔓的事情,安晚一直挺喜欢安晚,顾随意的养女,她就把蔓蔓当着干女儿看。

    安晚接到顾随意电话的时候,听到顾随意说蔓蔓得了白血病,当场就哭了。

    顾随意那时站在走廊一处角落。

    听着手机那头安晚哭泣的声音,心里一阵刺痛。

    她已经哭过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蔓蔓的病,她要坚强,所以她已经不会再哭了。

    等安晚哭完,顾随意让她过来帮忙照看一下蔓蔓。

    安晚来到病房的时候,已经调整好情绪,顾随意把蔓蔓托给安晚照顾,她要回一趟小公寓。

    “蔓蔓,你跟安晚阿姨呆一起,妈妈回去一趟小公寓,马上就回来。”

    蔓蔓乖巧地应道:“好。”

    顾随意忍着喉咙的哽咽,又问:“蔓蔓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妈妈带过来的?”

    蔓蔓低着小脑袋想了想,抬起头,说:“妈妈拿过来吗?老师之前布置的作业,我还没有做完。”

    而且两天没有去上课,老师又布置了其他作业,她要赶不上进度了。

    顾随意咬了一下唇瓣,轻声说:“好,妈妈帮你拿过来。”

    顾随意离开病房。

    剩安晚陪着秦蔓蔓。

    安晚没有办法像顾随意那样做到百分百调整情绪,她留下来照顾蔓蔓,看着蔓蔓,忍不住就红了眼眶。

    不敢被蔓蔓看出异常,安晚开了电视,调到一档少儿频道,想要转移注意力:“蔓蔓,看电视吗?”

    蔓蔓点了点小脑袋,刚说了好,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冷若白打电话过来的。

    “秦蔓蔓,你又在搞什么?两天没来学校了!”

    上次秦蔓蔓生病,两天没去学校,冷若白从老师那里要到秦蔓蔓的家里地址,直接到了新城的小公寓。

    这才过了多久,秦蔓蔓又没来学校。

    南家的这位小小少爷两天没见到自己预定的老婆,心里都急了,关心着,说出来的话却截然相反,质问一般。

    秦蔓蔓小手握着手机,抿抿小唇瓣:“我……我请假了的。”

    冷小白哼了一声:“上次你已经请假两天了,这次又请假,期末考你打算不及格吗?”

    “才不会不及格。”秦蔓蔓嘀咕了一声。

    她平时学习很认真,虽然……虽然她的成绩一直都比冷若白差,可是也不至于不及格啊。

    冷小白切了一声,显然十分不屑……

    .............红..........袖........添...........香.........独.......家.........首...........发.............

    顾随意回到小公寓是要拿些东西,化疗期间,蔓蔓都要住院,她自然也要跟着留在医院。

    从医院打车回到新城小区,顾随意步履匆匆走得很快。

    她现在就想着快点回到小公寓,快点收拾完好东西,回到医院陪着蔓蔓。

    快步向李苑走去。

    “猫猫!”

    顾随意步子迈得很急,已经要进了楼道,忽然听到一道温润的嗓音。

    她疑心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脚步顿了一下,那熟悉的清润声音又响起,更近了。

    “猫猫。”

    这时天已经有些昏暗,顾随意顺着声音处望过去。

    宁清鸿穿着一件黑色长款大衣出现在她身后。

    他走了过来,站在离她不远不近的地方,挺拔修长的身姿伫立如竹,面容清隽俊秀,尽管风尘仆仆的样子,仍然充满了魅力。

    顾随意她好像已经挺久没有见他。

    上一次见他,也是在这里,他给她送迟到的圣诞礼物,她没收,宁清鸿直接把ti的珠宝,扔到不远处的喷泉里。

    还有,他吻了她,尽管只有蜻蜓点水的一下。

    顾随意蹙了蹙眉:“你怎么在这里?”

    她问这句话并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对于宁清鸿忽然出现在这里觉得诧异。

    虽然没有刻意关注过宁清鸿,但是这位影帝在哪儿一向是头条,而且如果她没有记错,宁清鸿这会儿应该是在j城拍戏。

    突然出现在这里,太奇怪。

    宁清鸿唇角一勾:“猫猫,你没有回我短信。”

    “……”这是什么理由?

    大概是看出顾随意脸上那一点疑惑的表情,宁清鸿说:“猫猫,我昨天给你发了短信,你没有回我。”

    他这么一说,顾随意才想起来。

    昨天是有个陌生号码发了这么一条短信。

    他说他很想她。

    她没有回,又因为蔓蔓的事情,她全部心思都在蔓蔓的身上,没有把这件事放心上。

    ---题外话---【谢谢订阅】            </div>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六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