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379章,遭冷遇
    倾慕教导裳生,必须要勇敢面对,必须要自信敏锐。

    他还专门让人备好了给去功德王府的见面礼。

    见裳生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倾慕微笑着道:六五你切记,流光夫妇都是本分的人,你越是绞尽脑汁去设计,他们越是觉得自家闺女所托非人。

    所以,你唯一必胜的利器,就是你的一颗赤子之心!

    只要让他们看见你的赤子之心,哪怕你不完美,哪怕你有缺点,他们也能觉得你的真心珍贵过一切。

    裳生对倾慕,可以说到了崇拜的地步。

    这天下午四点半。

    他准时抵达功德王府,倾慕给他派了宫A字头的专属座驾,长驱直入直接在主殿门口停下。

    当他下车的时候,只有玄心一个人在门口,笑呵呵地等待着他。

    这样的冷遇,让裳生有些措手不及。

    嘟嘟!玄心开心极了,又不好像从前一样扑上前与裳生亲密,唯有一脸娇羞地站在原地:嘟嘟,你快进来,我带你去看我爹娘!

    裳生见了心爱的姑娘,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没想到功德王夫妇也有接纳自己的一天,虽然在倾慕的解释下,他明白了这种接纳并没有他幻想中那么美好。

    他走上前,忍着拥抱她的冲动,抬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发:我很想念你!

    淡淡几个字,说的玄心跟他的眼眶齐齐红了好几圈。

    玄心忍着不哭,笑道:我带你去见爹娘,他们在凉亭对弈呢!

    裳生有些尴尬。

    回头望着自己带来的这么多礼物,原本想着,将礼品单子交给流光过目一下。

    到底,这都是倾慕为了他精心准备的。

    可是流光夫妇却并不在意。

    管家唯有接了礼品单子,笑着对裳生道:康贤王,王爷跟王妃在凉亭,我领着您过去吧,这礼品单子还是送过去让王爷过目的好。

    裳生心头微暖,没想到大管家会站在自己这边:有劳!

    管家笑道:王府里好些日子没开课了,上上下下都挺想念王爷您的,我家王爷跟王妃刚刚回来,对您还不是很熟悉,但是我相信,日久见人心,您的光彩,他们一定会看见的。

    裳生紧张、失落的情绪一下子舒展开来。

    他心头压着的千斤顶,也一下子烟消云散。

    想着倾慕的那句:赤子之心,自信,勇敢。

    他望着身侧的玄心,能看见她美丽的丹凤眼在阳光下透着浅浅的红晕。

    她哭了?

    裳生无声地牵起她的手。

    玄心抬头望着他:嘟嘟?

    裳生勾唇,明明自己紧张的要死,还是想要做她的太阳,给她温暖与希望:别怕!

    玄心自责难受起来:对不起,爹娘回来这么多日,我却没能及时维护你。

    跟你没关系。裳生心里清楚:因为我身上流着一半云家人的血,不管你什么时候开始维护我,或者做什么、不做什么,他们对我的第一印象已经生成了。

    玄心,你别怕,我们只要真诚一点,坚定一些,就一定可以战胜所有的困难。

    玄心:嗯!

    然,所有人并不知道的是,从裳生抵达王府主殿门口的时候,流光已经设下结界,带着上官潇潇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在他们的身边,时时刻刻观察着裳生了。

    观察到现在,流光夫妇忽然有种自己做了棒打鸳鸯的恶人的错觉。

    流光觉得这样下去不对。

    于是拉着妻子迅速回到凉亭下,在他们抵达之前,现身对弈。

    不多时。

    走过了古色古香的王府庭院,来到了假山叠起的凉亭。

    凉亭是八角的,每个角上各悬着一只神兽。

    放眼望去,竟然是龙之九子,亭子顶端的是貔貅,余下八角中,还能看见其中一角是灏的化身应龙,还有澈的真身嘲风。

    见此情景,裳生忽而轻声笑了起来。

    没想到神话故事里的人物,他此生也能有幸见到真神。

    情绪,因为想起了澈,竟是彻底放松了。

    凉亭的每一面都有精美的竹帘与珠串,远远的,就能看见流光夫妇的剪影。

    裳生牵着玄心,如自家孩子回娘家探望父母一般,笑的亲和有礼:裳生见过功德王,见过王妃!

    许久未见,两位还是如之前离开的时候的样子,一点都没变呢。

    这些年,裳生也很想念你们。

    上官抬头望着他一眼。

    裳生今日穿着一套很文艺的衣服,那衣服其实就是他往日里在这里授课的时候,跟玄心穿情侣装的那种,颇有古韵又添雅致,还能凸显出他自然清新的气质的衣服。

    二殿下长高了不少。上官给出这一句,便不再言语,继续跟流光对弈。

    大管家上前,笑呵呵地将礼品单子递上:王爷,这是康贤王送来的礼品单子。

    不需要。流光看也没看一眼,轻轻在棋盘上落下一子:不过是请二殿下过来吃个家常便饭而已,实在犯不上接受什么礼物。

    倒是二殿下,忽然带着这些礼物,反倒让我们觉得蹊跷。

    莫非二殿下,还有什么事情有求于我们?这才无事献殷勤?

    说到最后一句,流光终于抬起头,凝视着裳生。

    裳生迎上对方审视的目光。

    清楚地捕捉到了疏离。

    玄心想说话,却被裳生用力摁住手,示意她不要说。

    他浅声笑着:民间的女儿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见父母,男朋友也要带礼物去摆放的。

    我也是第一次谈恋爱,许多习俗也都没有经历过。

    怕失了礼数,我也请教了许多人。

    功德王是玄心的父亲,必然也是我敬重的对象。

    二皇伯之前也总是跟我说,当初功德王为了他的身体,费了不少心血,您的恩惠,我们一直记在心里。

    我喜欢玄心,已经喜欢了很多年了。

    以前她喜欢大皇兄,而且清雅女帝也任性霸道,我便一直藏着心事,不敢再提。

    没想到后来她回来了,大皇兄拒绝了她,女帝也大势已去,我这才有勇气……

    不是这样的吧?流光双手从棋盘上离开,放置在腿上,眯起眼打量裳生:玄心去北月屡屡受险,这就算了。

    你还因为与北月帝的愚蠢与自私,连累了圣宁公主,导致她九死一生,经历了惨烈的痛楚。

    嘟嘟,玄心是我的女儿。

    你喜欢她,是你的事情。

    她喜欢你,是她的事情。

    作为玄心的父亲,我更看重的自然是你对她的认真。

    但是作为洛氏皇朝的守护者,我对于这样愚蠢地牵连皇族之人的行为深恶痛绝!

    你可知,当初皇后怀着圣宁公主,流产晕倒,还是我不惜损耗灵力,去与阴兵交换,才将圣宁公主的魂魄找回来。

    她是我洛氏皇朝的瑰宝,至高尊贵!

    而你……

    裳生垂下头,很是惭愧。

    玄心焦急道:爹!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好些日子了!

    而且就连陛下跟皇后都不计前嫌,愿意接受嘟嘟做他们的儿子,为什么你不能对他宽容些?

    当时的情况不一样!

    换了谁,都不可能不管自己生母的魂魄!

    嘟嘟能做的,该做的,都做了。

    他确实有不够完美的地方,那是因为他真的着急啊!

    没规矩!上官出声呵斥:你爹跟康贤王说话,关你什么事情?需要你一个小姑娘站出来,光天化日之下维护一个大男人?你还害不害臊?

    玄心:我……

    裳生将她拉到身后,认真道:是,我是有错。所以我打算终其一生奉献自己,不遗余力地为洛氏皇族发光发热,哪怕我力量微薄。

    功德王疼惜皇姐的心情,我能够理解。

    您从第一代的洛氏帝王开始辅佐,到现在,也是家族里的权威,我敬重您,崇拜您,也希望您能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

    人无完人,我是个凡夫俗子,除了您说的那些,我还有很多缺点。

    我不求一下子变得完美。

    但是我可以朝着玄心需要的方向,朝着洛氏皇族需要的方向,不断完善自己。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六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