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77章 花样找死
    苏木君手指伸出,搭在了苏木旭纤细的手腕上,静静的感受着苏木旭的脉象。

    她虽然学过一些医术,能够治愈一些病状,但因为不能修习,体内没有灵力,一些神奇的治疗针灸根本学不了,也不是学不了,而是其效果远远没有配合灵力治愈来的好。

    她现在也只能如同正常大夫一般,靠感觉来探查苏木旭的脉象,若是她有灵力,灵力游走间,任何病因都逃不过,可惜了。

    不过尽管如此,苏木君还是感觉到了苏木旭脉象的不同寻常。

    苏木旭的脉象不仅弱,而且频率也极慢,就连他体内流动的血液也带着异于常人的缓慢。

    苏木旭只是安静的注视着苏木君,看着她与自己极为相似的眼眸,眸光暖暖柔柔的透满了满足与喜悦的笑意。

    他的阿姐没事,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渴望靠近一个亲人,就是对母亲,他也没有这样强烈的想要靠近的感觉。

    好似只要在阿姐身边,他就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活着……

    苏木君的眉头却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蹙了起来。

    若是以苏木旭现在的脉象来看,最多坚持不过五年,他身体里的血液就会凝结,他全身的机能都会停止运转,这看似是早衰虚弱的现象,却又有着一丝不相同。

    若是早衰,按照苏木旭现在的身体状况,他应该会出现皮肤起皱、松弛、掉发、暗斑等年老化的现象。

    可他偏偏除了体质越来越虚弱外,表面上丝毫的变化也没有。

    苏木旭见苏木君蹙起了眉头,自己整齐宁和的眉宇也跟着不自觉的蹙了起来,这几乎是下意识的跟随,只是苏木旭自己没有注意到。

    在心中想着,看来要让阿姐失望了……

    苏木君却一直专注的替苏木旭诊脉,青葱手指从未离开过他的脉搏,她总觉得这脉象越探寻,越有些奇怪。

    隐隐之间,苏木君甚至感觉到了一丝浮动。pbtxt

    那是来自苏木旭血液里的浮动,那瞬间的浮动很轻很淡,几乎让人难以察觉,若不是苏木君一直专注,恐怕也会错过。

    苏木旭血液的流动一直都是缓慢的,可就是那么一瞬间,就好像一汪平静的湖水落入了一片羽毛一般,带起轻轻的,不易察觉的涟漪。

    可当苏木君跟进时,那浮动消失不见了,彻底的消失不见了,好似之前那一瞬间的感觉,不过是她的幻觉般。

    苏木君也没继续耗着,只是收回手看向苏木旭。

    苏木旭在苏木君看来的第一时间,就露出了一抹宁和温暖的笑容。

    “阿姐,没关系的,现在阿姐如此坚强,阿旭也会很坚强,阿旭还要陪着阿姐呢。”

    苏木君的眸光柔了柔,语气放松了些许,开口道:“阿旭,我想看看你的血是什么颜色。”

    苏木旭一愣,不过并没有拒绝,很是干脆的点了点头,含笑道:“好。”

    话音才落,就看见苏木君手里无端多了把匕首。

    眸光眨了眨,看了看苏木君的身上,若是没记错的话,阿姐进来的时候身上可没有任何东西,就是连一件多余的挂饰也没有……

    苏木君走到桌前拿了个茶杯又走回苏木旭身边,并没有丝毫停顿,甚至连安慰也没有一声,就直接在他的手指上割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将他的手指对准了床上摆放的茶杯。

    当茶杯的杯底渐渐被血色蔓延,苏木君就收回了匕首,从空间里拿出了一盒就九丹沁香膏。

    盖子打开时,那清香怡人的气息顿时散发,让苏木旭头脑一醒,好似瞬间清明了不少。

    苏木君做这些的时候根本没有遮掩,因为苏木旭是否会察觉到什么,她并不在意。

    苏木旭明亮的眸子落在苏木君的手上,那一盒呈透明色的膏药,当苏木君用手指挑起一点抹在他手上时,那膏药竟然软软黏黏的,在触碰到他本来有些火辣辣的伤口后,一股沁凉瞬间从指间蔓延开来,很舒服。

    上了药之后,苏木君也没有将九丹沁香膏收起,直接放在了床上,就抬起那茶杯细细的查探里面血液的颜色。

    当看到那血液中带着一丝诡异的殷红和粘稠时,苏木君的眸光闪烁了一下。

    苏木旭的病果然不是先天的,而是因为被人下了毒。

    但若是毒倒好办,她空间里有很多丹药,其中就有能解天地万物之毒的超一品丹药,清灵丹。

    不过她刚才并没有查探出来苏木旭是中毒,只能说明,他中的不是毒,而是蛊。

    而这蛊,很有可能是下在姚华裳身上的,因为有了苏木旭,蛊才流转到了苏木旭的身上。

    有了头绪后,苏木君将茶杯直接收入了空间里,含笑的看着苏木旭道:“阿旭,你的病并不是天生的,是中了蛊,我会找到方法替你解蛊的。”

    苏木旭略微惊讶了一瞬便染上了一丝喜悦,他在喜悦他的病不是天生的,只要不是天生的,就有机会痊愈,这样……他就可以多陪阿姐几年了。

    苏木旭目光柔暖的看着苏木君,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意:“阿姐,我信你。”

    苏木旭什么也没问,没有问苏木君手里突然多出,又突然消失的东西是为何,没有问他为何中蛊,没有问她为何会医术,只有一句‘我信你’,代表了他的信任。

    苏木旭的剔透,让苏木君神色越发柔和了些许,柔了柔苏木旭的脑袋,看着他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将床上放着的九丹沁香膏递到了他的手里。

    “这是九丹沁香膏,对外伤有极好的疗伤效果,你先留着以备不时之需,时间也不早了,你好好休息,记住,阿姐病重卧床。”

    苏木旭捏住药盒,听话的点了点头,乖巧的笑着道。

    “阿姐,你也快回屋好好休息吧,虽然阿旭不知你为何如此,但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在阿旭有能力保护你之前,好好保护自己。”

    苏木君只笑着点了点头,就没再多说的转身离开了,走前解了书行的穴。

    现在知道苏木旭的症状,看来她该先让宁王支付点报酬了……

    若不是她不会解蛊,也用不着如此麻烦。

    房间中,书行很快醒了过来,被苏木旭糊弄了一番后,就熄了灯,退出了内室。

    唯留下躺在床上的苏木旭,那双如星辰般璀璨的眸子在黑夜之中也异常的明亮耀人,手里紧紧的握着一盒九丹沁香膏。

    他在想苏木君刚才一系列的动作,这些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的东西,他的阿姐,似乎太过神秘了。

    她不像一个从五岁就卧床至今的人,她口齿清晰,神态幽妄妖邪,身上慵懒松懈的气息,偶尔间透出一分让人震撼的铁血与张狂。

    她聪明,一醒来就剔除了藏匿在将军府的奸细。

    她似乎认识皇玄孙,否则从不与将军府来往的楚云月,不可能在她醒后不久就前来拜访。

    他突然想到两年前也是这样的,从未踏入过将军府的楚云月,竟然在自己腿伤养好不久就登门拜访,而且是冲着阿姐来的。

    还有阿姐刚才出现和离去时的身手,显然是会武的。

    苏木旭明亮的猫眼闪烁着点点透彻的光泽,又在流转间透出一丝暗色,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一句低喃自那苍白的唇角缓缓溢出,浅浅流转在空气中。

    “阿姐……不管你是谁,在你醒来的那一刻,你就是我的阿姐……”

    ------题外话------

    所以阿旭是个聪明剔透的少年,只希望不会慧极必伤,被夏夏给黑化了,哈哈~            </div>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六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