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67章 你不行,不代表我不可以 新
    张天赐抱拳感谢,又是一番文绉绉的客气话。

    看看日晚,红衣领着张天赐和参娃去休息。

    张天赐担心参娃逃跑,于是只要了一个房间,将参娃带在自己身边。

    这里房间,也是在山洞里,里面干净整洁一尘不染。

    张天赐中午喝了不少酒,身子一挨床板,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可是睡着睡着,夜寒来袭,张天赐只觉得奇冷无比。但是此刻困意正深,张天赐也不想起来,于是伸手裹被子。

    可是伸手的刹那间,张天赐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另一个温暖的身体!

    “思羽?”张天赐想都没想,下意识地以为这个人是金思羽,伸手就抱在怀里……

    怀中那具温暖的身体软软的,吐气如兰,说道:“表哥,是我。”

    “是素素?”张天赐吃了一惊,急忙睁开眼来,轻轻推开身边人,定睛来看。

    床头有灯,橘黄的光芒洒下来,照在素素的脸上。素素已经恢复了人形,黑发如云,粉面含春,正娇羞地看着张天赐。

    “素素,你恢复人形了?”张天赐大喜,问道。

    素素吐气如兰,低声说道:“只是第一步,要想永久地获得人形,还需要表哥的帮助……”

    “要我做什么,你说!”张天赐激动地说道。

    “红衣的师父和师叔伯们说,我身上缺少刚阳之气,属于阴阳不调。所以,要想长久地拥有人形,还需要和表哥、和表哥……修炼……男女合气之术。”素素说道这里,已经完全闭上了眼睛,不敢看张天赐。

    什么是男女合气之术?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素素说的很明白了,我们圈圈叉叉一下,我就可以永久做人了。

    张天赐一呆,沉吟着说道:“如果我们这样修炼,以后该如何相处?”

    圈圈叉叉很容易,可是以后怎么面对,这种关系,算是什么关系?

    素素睁开眼来,叹息道:“我知道表哥有难处……算了,还是让我慢慢修炼吧。”

    说着,素素一挺身,就要从被窝里坐起来。

    可是素素这一动,被窝里顿时香气四溢。

    张天赐受到这香气的刺激,突然做了决定,一伸手把素素抱住,道:“素素别走,我愿意跟你做夫妻!”

    素素的身体一颤,然后软在了张天赐的怀里。

    张天赐忘记了今夕何夕,也忘记了身在何处,只管眼前被窝里的温存……

    ……

    转眼鸡鸣,张天赐依旧搂住身边温暖的身体,不想起床。

    可是门外传来敲门声,红衣的声音说道:“好一对不要脸的狗男女,我们留你们做客,你们却做出这等苟且之事,不知道会给我们带来晦气吗?”

    张天赐吃了一惊,急忙坐起。

    可是坐起来以后,张天赐才发现,刚才只是一梦。

    幸好是个梦!

    素素依旧是狐狸本相,和火狐狸一起,躺在一边的太师椅上,温柔地眨着眼睛。

    而参娃也醒了,正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

    张天赐恍惚了一下,问道:“天亮了吗?”

    参娃一脸奸笑,说道:“天色是亮了,老大,你的梦醒了没有?昨夜里,我可听见你说了很多很多的梦话啊!”

    想到昨晚在梦里和素素之间的事,张天赐吓了一跳,喝道:“胡说什么,我哪有做梦?”

    “原来没有做梦,那么,那些梦话就是故意说的,故意让某些人听见的?”参娃得意地笑道。

    “闭嘴!连日辛苦,睡梦中有些呓语,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张天赐板起一张脸,穿衣下床。

    参娃哼了一声,冲着素素飞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红衣在外面敲门,说道:“天师,师父和各位师叔伯们,请你去用早餐。”

    “好,多谢,等我洗漱以后就来。”张天赐急忙说道。

    洗漱间在房门外,没有那么现代化,但是也很方便。洗漱之后,张天赐带着素素和参娃,一起去吃早餐。

    饭后,红衣作陪,带着张天赐和参娃到处闲逛。

    张天赐沿着海边走,感觉走了很久,还没有走一圈过来。暗自推测这个海岛的面积,恐怕在几十平方公里以上。

    忽然间,东北方向乌云滚动,阴风怒号。海浪滔天,似乎有千军万马正从海面上杀来。

    红衣变色,说道:“有匪寇来犯,我们快退。”

    “匪寇?是什么样的匪寇,海盗吗?”张天赐问道。

    “就是海盗,他们人多势众,来势汹汹,我们先退一下。”红衣不由分说,一把拉起张天赐的手,疾步而回。

    现在的海盗,肯定会有枪,所以张天赐也不敢强行留下,只得随着红衣后退。

    两人和参娃素素回到山洞,就听见海边惊涛拍岸,嘶吼声惊天动地。

    张天赐也震惊,问道:“海盗们会不会打进山洞来?”

    “山洞里,他们找不到。”红衣带着张天赐进洞。

    恰好,乌老大等人从洞里走出,各带冷兵器,说道:“你们躲在洞里别出来,我们先去看一看……”

    “前辈,我愿助你们一臂之力!”张天赐急忙说道。

    “不用了,几个毛贼而已,我们可以对付。”乌老大挥挥手,带着三个师兄妹飞速而去。

    张天赐想看看,但是却被红衣推进了洞里。

    红衣关好了门窗,堵在门前,不让张天赐出去。

    少顷,就听见外面隐约传来喊杀声,似乎战斗很激烈。

    张天赐皱眉,问道:“海盗猖獗,难道倭国鬼子政府也不管吗?”

    “海盗就是倭国鬼子,怎么管?这些海盗,说不定就是倭国放纵的。”红衣摇头说道。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些矮种的确阴险,红衣,不如等到这件事过去了,你们都跟我回华夏吧。”张天赐说道。

    红衣摇摇头,说道:“就怕说服不了师父他们……”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关注外面的动静。大约一顿饭的时间过去,外面终于安静了一点。

    “几位前辈人单势孤,不会有事吧?”张天赐有些担忧。

    “没事,这么多年,一直就这样过的。师父和师叔伯们,自有法术可以退敌。”红衣说道。            </div>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六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