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66章 当一个打不死的反派(1)
    “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挑战黄师弟,真是不知所谓!”

    见到这个吴浪如此不知好歹,尹正阳忍不住出言讥讽道。

    其他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这个吴浪实在太自不量力,人家实力远胜你,却没有计较你,还故意给你台阶下,你倒好,不但不顺着台阶往下走,反而蹬鼻子上脸。

    一时,大家都有些后悔邀请吴浪来参加这个聚会。

    “你到底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吴浪死死的盯着宋砚,态度很坚决。

    宋砚有些无语的将吴浪打量一番,随后却摇摇头:“吴师兄,大家一起聊聊天喝喝酒多好,又何必动手动脚影响大家的心情呢。”

    “是啊,吴师弟,还是坐下喝酒吧!”柏松明也跟着劝说道。

    “吴师弟你要挑战黄师弟随时都有机会,何必挑在这个时候呢?来,我敬你一杯如何?”慕容熙也跟着开口劝说起来。

    但是。

    吴浪是铁了心的要挑战宋砚,根本没有将柏松明与慕容熙的话放在心上,反而觉得这二人一心向着黄良,因此,心底将他们一起给恨上了。

    “你是不是不敢接受我的挑战,难道你是个懦夫吗?”吴浪再次道,语气已经变得极度的不客气。

    “吴师兄你够了,你不是黄师兄的对手,又何必自取其辱呢?”

    申屠婉儿不满的开口道。

    闻言,吴浪感觉自己的心顿时遭到了重创,有种吐血的冲动,他心底咆哮,那个小子有什么好的,为何师妹处处为着他说话?

    “黄良,如果你是男人的话,你就接受我的挑战!”

    “罢了,既然吴师兄坚持,那在下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宋砚无语的摇摇头。

    “此处不方便,我们到外面去!”见宋砚终于同意,吴浪不由露出一股喜意。

    “用不着,就在这里吧,如果你能毁坏这屋里的任何一件东西都算我输!”宋砚语气淡然道,但语气中却蕴含着一股巨大的自信。

    “哼!”

    吴浪冷哼一声,持刀来到了包厢的空处。

    宋砚也跟着迈步而来,与对方相对数米而立。

    说实话,他还真没有将吴浪放在心上,他一再退让,对方却蹬鼻子上脸,这种人,还真是让人郁闷不已。

    “吴师兄请!”宋砚做出请状。

    吴浪知道宋砚的实力比他强,也没有客气,哐当一声拔出长刀,双手握住刀柄,狠狠劈斩而出,顿时,一股数丈长的森寒刀光轰然迸射而出,直奔宋砚而去。

    “破!”

    宋砚随手一点。

    只听一声轻响,看似威力巨大的刀气被他一指点溃,同时,他一步踏出,运指如剑。

    “噗噗噗噗!”

    剑气横飞间,瞬息就将吴浪的周身封死。

    伴随一阵阵气劲炸裂声,吴浪身形踉跄往后退去,脸上浮现一层涨红。

    胜负已分!

    按理说,吴浪应该收手,但他却再次鼓动浑身真气不甘的再次向宋砚攻来。

    众人见状,都暗自摇摇头。

    两人根本就不再一个层次,这吴浪居然还这般死缠烂打,人品真是恶劣。

    而申屠婉儿则暗自脸红,没想到自家的师兄居然会变成这样,实在太让她失望。

    见到再次挥刀而来的吴浪,宋砚有些不耐烦了。

    忽然,他身形一阵飘忽,瞬息就逼近了吴浪的身边。

    “砰砰砰!”

    他出掌如电,吴浪瞬息被他拍在数掌,顿时,刚刚凝聚起来的真气瞬间被击溃,就连丹田被封死了,无力再动武。

    “吴师兄,承让!”

    宋砚抱拳向吴浪淡淡说了句,就转身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看着宋砚的背影,吴浪心底忽然涌出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尤其是来自周围异样的眼神,让他恨不得找个地洞将一张脸深埋进去。

    “抱歉诸位,我先走一步!”

    看着狼狈离去的吴浪,谁都没有开口挽留,主要是此人实在太没品,留在这里只会让大家不愉快。

    就在这时,申屠婉儿一脸尴尬的站起,向宋砚与众人道:“抱歉,吴师兄今天不是有意破坏大家兴致的,婉儿在这里向黄师兄和各位师兄师姐道歉!”

    “申屠师妹你不必把此事放在心上。”宋砚微笑着道。

    “是啊,申屠师妹,没关系的!”

    眼见宋砚这般大度,申屠婉儿拿来和吴浪一比较,高下立判,心中对宋砚的崇拜之心更盛,不过,不管怎么说,吴浪也是她的师兄,所以,她在这里也待不下去,只好提出告辞。

    这次聚会整整进行了两个时辰。

    结束后,已经是深夜。

    梦天羽提出要用马车相送宋砚三人,却被他拒绝。

    他们都是练武之人,没有这么金贵。

    拜别众人,宋砚三人向居住的客栈而去。

    “黄师弟你现在可是一战成名,可羡煞师兄了!”

    回去的路上,尹正阳笑着打趣道。

    “虚名而已!”宋砚微笑着摇摇头,下意识看了眼默默走在他身边的姑谢花雨,在今晚的聚会上,她很少说话,看来的确不适应这样的聚会。

    因为时间已经过了子时,街道上几乎已经没有了行人。

    忽然,一阵夜风刮来,带着一点甜香。

    宋砚脸色陡变,厉声喝道:“不好,姑谢师姐尹师兄快闭住呼吸关闭毛孔!”

    二人也闻到了那股甜香味,起初并没有在意,听到宋砚的提醒脸色也跟着变了。

    “呵呵!小子的警惕性不错嘛,可惜已经晚了!你们都已经中了我蚀骨毒!”

    伴随笑声,一个身穿绿袍的男子出现在前方的街道上。

    “你是什么人?”

    宋砚紧紧盯着对方。

    绿袍人玩味道:“看在你即将死去的份上,本皇发个善心告诉你,记住,等你到了阎罗殿一定要告诉阎王毒死你的是大名鼎鼎的毒皇!”

    “毒皇!”

    听到这个名字,尹正阳与姑谢花雨都是脸色陡变。

    “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毒杀我?”宋砚再问。

    “自然是有人花钱买你的命!”毒皇不以为然的道。

    就在这时,宋砚三人脸上都浮现一层黑气,显然那叫蚀骨的毒已经开始发作。

    宋砚语带恳求道:“既然你是为了我而来,那他们两个都是无辜的,你能不能替他们解去身上的毒?”

    尹正阳与姑谢花雨闻言,心底都涌出一股巨大的感动。

    毒皇大笑:“哈哈,本皇从来只会下毒,不会解毒,这两人虽然有些冤枉,但谁叫他们和你在一起呢?”

    “既然解不了毒,你就去死吧!”

    哧吟!

    长剑陡然出鞘,向毒皇斩去。

    【作者题外话】:三更            </div>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六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