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鬼影
    “随意,你的未婚夫呢?长夜他看到这新闻和照片没有?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联系你了没有?”

    顾随意微微一怔。W

    才反应过来,爷爷口中的未婚夫指的是她的小情儿。

    小情儿去了h国出外景,裸照新闻是今天早上被爆出来的,他知不知道,还难说。

    如果小情儿看到这则新闻,看到了她被爆出来的裸照撄。

    他还会愿意被她包养吗?

    顾随意的心里忽然生出一种恐慌,那种恐慌仿佛成了战栗的颤抖一般,在她的血液里流淌偿。

    不能被爷爷看出什么,顾随意抿了抿唇,微微笑了笑说:“没呢,他最近有工作,在国外,应该还没有看到这则新闻。”

    顾老爷子要说什么。

    顾随意知道爷爷在担心什么,又抢先说道:

    “爷爷,你不用担心他会介意这则新闻,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那会儿不是早就有那么多负面新闻了吗?你放心啦,他不介意的,要是他介意,一开始就不会跟我在一起了。爷爷,您别担心。”

    顾随意蜜润的杏眸弯成月牙状,语气很轻松。

    最后四个字,她轻轻咬了重音,仿佛真的连她自己都非常的相信。

    傅老男人不会介意她这次被爆出裸照的事情。

    顾老爷子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说:“爷爷也相信他不会介意的。前几天,他还来医院看过我。”

    “什么时候?”顾随意有些诧异,小眉梢带上疑惑。

    “五六天之前的早上。”顾老爷子说,

    “我也记不清了,他来看我,过了几天有医生来替我看诊,说是他从国外请过来的,现在外面这护工,也是他请的吧。随意,其他的爷爷看不出来,但现在从这些事来看,他也算对你有心了。”

    顾老爷子虽然不知道那个男人对自己的小孙女能呵护到什么一个程度。

    但目前来看,老爷子可以给他打个及格分。

    *

    顾随意从顾老爷子的病房出去的时候,天已经有些暗了。

    医院走廊的灯光明亮,走廊上人不多,只有几间病房有拿着饭盒进进出出的人。

    她在想着顾老爷子说的那句话。

    “他也算对你有心了。”

    傅老男人自己来看爷爷的那天,应该就是他去h国的那天吧,抽空,来看了爷爷。

    还替爷爷找了医生。

    确实,把她放在心上了。

    顾随意也托了人联系国外有名的癌症医生,但是她在这方面并没有人脉,只能出钱让别人联系。

    但那些享誉国际的知名医生,根本是不缺钱,所以联系了这么一段时间,都没有任何的回应。

    老男人为了帮她,真的是尽心尽力了,可能连钱都花光了也不一定。

    顾随意咬了咬嫩嫩的唇瓣。

    这么一瞬间,她就想老男人了。

    特别想,特别特别的想。

    不管是因为裸照的事情受了委屈,还是刚刚爷爷告诉她的老男人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为她做的事情的体贴温柔。

    都让她在这一刻格外的想老男人。

    她想老男人温暖又带着成熟男性气息的怀抱。

    想老男人会在极坏的咬着她耳垂说着极坏的话,上.床两个露骨又直白的字,从他带着烟草味的成熟薄唇轻轻吐出,极坏极下.流。

    他总是故意惹恼她。

    但她其实从来没有真的恼过,就是别扭。

    老男人是她包养的小情儿,她有权利骄纵,傲娇,别扭,有权利高高在上,颐指气使。

    现在,她多想老男人能在她身边,能抱一抱她。

    就算不能见面,听一听他的声音,听一听他叫她小金主,也好。

    顾随意走到医院走廊的一处角落,vip病房的楼层,很安静,也没有多少人来往。

    她在一株绿色植物后面蹲下,拿出自己的手机。

    上次傅长夜晚上给她打电话的记录还留着。

    顾随意看着那个国际漫游的号码,几秒的犹豫,在想,到底要不是打过去。

    就算刚才怎么跟爷爷说他不会介意。

    可是真的到了电话要打出去的时候,她怀疑起来了。

    她在外界的名声是不好,小情儿应该知道。

    可是小情儿,真的会心无芥蒂不介意她的过去吗?

    她的裸照被爆出来,小情儿也是男人,虽然是她包养的,但是他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就要跟她解除包养关系?

    种种不安的想法,在顾随意的脑袋里快速的闪过。

    她握着手机的小手在微微的颤抖,那颤抖突如其来,她几乎控制不了。

    轻轻浅浅地呼吸,她调整了情绪,终于,把号码拨了出去。

    嘟嘟嘟……

    伴随着手机连接中的嘟嘟声。

    顾随意的心跳骤然加快,清晰得仿佛她都能听到她自己的心跳声。

    紧张,又迫切地等待着……

    ————————红————袖————添————香————独————家————首————发——————————

    h国的时区和z国差不多。

    一场酒宴上,大厅的吊灯光华璀璨,富丽堂皇。

    香槟美酒,优美的音乐声缓缓地流淌着。

    傅长夜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里面一件白色简约衬衫,一条深蓝色的领带,胸口的口袋别着干净整洁的方巾,西装裤包裹的长腿笔直,黑色棉袜,一双尖头纯手工定制皮鞋。

    把面容深邃成熟的男人衬得更加的冷峻。

    他端着酒杯,站在一群人之中,他高了半个头的身形欣长挺括,灯光打在他的脸色,眉骨深邃英俊,尽显成熟稳重。

    “傅。”有人端着酒杯来和他打招呼。

    傅长夜举起酒杯,绅士地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

    那人过来,笑笑用英语和傅长夜交谈:十分的热情友好,“好久不见,最近过得还好吗?”

    外国人,西装笔挺,在h国和傅长夜认识的友人。

    “还好。”傅长夜一口纯正流利的英语,从他那性感的薄唇吐出。

    语音富有磁性,十分的迷人。

    “和h国的经纪公司谈的怎么样,哦,老天,他们的开价实在太高了。”那人的表情夸张,又说,“傅,是你的话,你应该以今天谈妥了吧?”

    傅长夜眸色浅淡,笑:“快了。”

    他和来人点头交谈,神情沉稳,不急不缓,大方得体,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清贵优雅的魅力。

    h国经纪公司举办的酒宴,有很多他们公司旗下的艺人。

    俊男美女让人看得目不暇接。

    但成熟稳重的男人,仍然是那么醒目,优雅万分,游刃有余,笔挺高大的身姿,异常地出众。

    那人一听就笑了:“傅,你的能力一向出众,今天在这里,有没有看中,你看,好多美人儿都在偷偷看你。你有看上的没,可以去邀请美人,一起渡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m国的人对性一向开放。

    愉快的夜晚指什么,不言而喻。

    傅长夜黑眸深邃,淡笑道:“不必了。”

    “你以前说不喜欢欧美人,今天这里都是亚洲面孔,还没有喜欢的?”那人惊诧道,“哦,老天,傅你太禁欲了。我简直无法相信你这么优秀的男人到现在还是单身,要不要我为你介绍。”

    “不用了,亲爱的伯格。”傅长夜勾唇,眼底也透着笑意,温和地说,“我已经有爱人了。”

    “天呐,你有爱人了,我怎么没听说,能吸引你这样男人的,那一定是位极致美丽的小姐吧,什么时候带来我看看。”

    “确实长得很……娇气。persian.cat!”傅长夜唇角噙着笑,深邃眸底浅浅的宠溺藏不住:“有机会再说吧。”

    persian.cat!

    那人诧异傅长夜怎么会用这个词来形容他的爱人,正要问。

    傅长夜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傅长夜矜薄的唇角,温和的笑意越发地深。

    “抱歉,伯格,我接个电话。”傅长夜温和有礼地说。

    伯格说:“你请便。”

    傅长夜拿着手机,沉劲稳健的步伐,他走到宴会大厅的角落处。

    老男人心情极好地接起电话。

    低醇磁性的嗓音由着话筒传过去:“小金主,想我了?”

    ---题外话---【二更12点,谢谢订阅】

    【谢谢shsyh亲的三张票票,爱你比心么么哒】            </div>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六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