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逗比兄妹欢乐多
    做出决定之后,陈楠并没有马上行动。

    而是给毒狼打了个电话,让他马上调查一下,斧头帮派往宁江的人马,各自去了什么地方。

    说不定,以天组的情报能力,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毒狼再度把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语气之中,居然罕有的出现了一丝凝重:“兄弟,斧头帮本来就组织严密,这一次派人来宁江,更是做足了保密功夫,一时半会儿,我们也无法完全查清楚这些人的动向。”

    以天组的情报网,居然都查不到斧头帮的这一次行动?

    陈楠有些意外。

    如果对方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黑道组织,天组短时间内查不到对方的动向,倒也情有可原。

    但斧头帮再厉害,也不过就在本省嚣张,怎么可能瞒住天组的耳目?

    正在奇怪的时候,毒狼又道:“其实,也不能怪我们的情报人员没用,因为斧头帮这一次的动作,背后似乎还有某个武道家族的影子,这些隐世家族能传承几百年的香火,所掌握的能量不容小觑……”

    毒狼这么一说,陈楠顿时理解了。

    那些顶级的武道家族,这么多年积累下来,其暗中的势力几乎不下于一些大型古武门派,如果是他们在背后指使,那么天组的情报网一时半会儿调查不出事情**,也算正常。

    挂断了电话以后,陈楠冲刀疤冷笑一声:“这栋别墅里面,有没有暗室一类的地方?”

    “有,有!”

    刀疤脸本来都要绝望了,碰上陈楠这么个杀神,他只希望对方宰了自己以后,不要牵连到他的家人。

    可是当他听陈楠说,愿意带自己去拿虎符以后,刀疤脸自然是一万个同意。

    所以,陈楠现在问什么,他就马上回答什么,简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生怕应的慢一点,再度激怒对方。

    “唰……”

    陈楠忽然指出如电,将那几个齐道三重的马仔点晕之后,回头冷笑一声:“现在,赶紧把你的小弟扔到暗室里面,免得他们节外生枝。”

    刀疤脸一一照做。

    搞定了这一切后,陈楠继续吩咐道:“你想个办法,保证在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这个山庄里的其他人,不会来这里找你们。”

    刀疤脸赶紧摇头,满脸惶恐的解释着:“不用我多事,只要我不主动联系别人,其他人就绝对不会来找我们。之前我给您说过,我们帮像这种行动,都是一个堂主带领几名小弟,互相不干涉的。”

    “一个黑帮而已,也搞得这么煞有其事!”

    陈楠冷笑一声,淡淡点头:“那你现在就跟我走一趟吧。”

    其实按照刀疤脸的说法,既然斧头帮人马行动的时候,彼此互不干涉,那么他直接把刀疤脸毒晕,最方便不过。但对方既然是敌人,说出来的话,陈楠自然不可能全部相信,带着刀疤在身边,也不怕对方使诈。

    清理完了现场之后,陈楠这才一把抓着刀疤脸的后衣领,直接从后山绕道出了山庄。

    回到市区,再次联系上李林,问清楚了收下虎符的大佬住址后,陈楠直接杀了过去。

    天涯海景,宁江有名的别墅小区,也是陈楠此行的目标。

    李林之前的后台大佬,那个接受了他贿赂的领导,宁江市市长黄天,就住在这个小区里面。

    和普通的小区不一样,天涯海景的安保措施格外森严,因为里面的住户非富即贵,一般人来到大门口,不经过一番盘问,根本别想进去。

    陈楠看向身边的刀疤脸,刀疤会意,立刻主动上前登记。

    之前他们斧头帮,就以伪造的身份进入过里面,所以再次光临,毫无难度可言。

    绕过精美豪华的景观之后,刀疤脸带着陈楠,来到一栋占地夸张的别墅前面。

    敲门之后,里面居然没有反应,陈楠脸色又黑了下来。正想着这位黄市长是不是正在工作,不在家里,可随即,他就感觉到了一股不对味儿的动静。

    就仿佛,有人正在暗中窥视他一样。

    对于自己武者的直觉,陈楠很有信心,所以立马不动声色的四下打量了一圈,刚抬头,就发现了别墅的屋檐下,一个摄像头正对着自己。

    妈的,屋子里面有人,而且正在通过监控监视自己,多半就是那个黄市长。

    陈楠的脸色瞬间冰冷下来。

    见他脸色不对,刀疤脸顺着他的目光,也发现了监控探头,赶紧解释道:“可能是这姓黄的认出我来了,所以故意不开门。”

    陈楠懒得理会他,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注意到自己后,直接翻入了别墅后院。

    果然,后院的门并没有锁上,回头冷冷扫了一眼刀疤脸后,他直接大摇大摆的进了屋里。

    陈楠从后院翻进来的时候,黄天想必也通过监控,看了个一清二楚。

    所以他刚进大厅,二楼的旋转楼梯上,就走下来一个面色看似威严的中年男子。

    面色不快的看了眼陈楠,黄天转向刀疤脸:“怎么回事?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那个什么虎符,我根本就不知道……”

    没等他说完,陈楠就摆摆手,一脸嚣张的打断了他:“黄市长,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我们斧头帮可是很有诚意的。”

    是的,就是斧头帮。

    过来找这个宁江大佬讨债之前,陈楠就已经想好,要借用斧头帮的名义,好好教教这位黄市长,该怎么做人!

    如果不是他出尔反尔,明明收过李林的贿赂,却又为了一己私欲翻脸不认人,李晓又怎么会被人绑架?

    既然这种大人物都能拉下脸面,矢口否认自己做过的事情,那么陈楠也不介意,用斧头帮的名义,让他知道做人不能太贪心。

    而且除此之外,这也是他嫁祸给斧头帮的一石二鸟之计。

    现在搞了黄天,身为宁江市长,一方诸侯,陈楠就不信,他能忍下这口气。到了最后,黄天要发火泄愤,自然也是冲着斧头帮去的。

    听到陈楠的话,刀疤脸的表情顿时就精彩了。

    他虽然是个粗人,可也猜到了陈楠的意图,但问题是,他不敢跟黄天说清楚啊!

    至于黄天,则皱紧了眉头,冲陈楠冷笑起来:“开什么玩笑,你们斧头帮有没有诚意,关我什么事情?”

    “看来,是我太客气了,黄市长可能喜欢玩点粗暴的。”

    陈楠揉了揉拳头,身影一闪,直接掐住了黄天的脖子,森寒的语气中杀气弥漫:“要死,还是要活?”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六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