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058章 做只米虫
    路灯亮起来

    她站了起来,看了眼手表,“不知道林嫂晚饭做好了没?”

    “走吧,我们去吃饭。”邢不霍也跟着站了起来,看向穆婉,“你冷吗?”

    “还好。现在的天气开始热起来了,这个点,天也没有黑。”穆婉说道。

    邢不霍握住了穆婉的手,“你的手冰冷的。一会进去后,先喝杯姜茶,你今天落水了,也要小心感冒,身体是自己的,要是生病了会很难受。”

    “知道了,唐僧,你很啰嗦。”穆婉朝着前面走。

    邢不霍扬起笑容,“如果我是唐僧,那你应该是女儿国的国王。”

    穆婉顿了顿。

    在西游记中,女儿国的国王迷恋唐僧,也是依稀的和唐僧有过暧昧情愫的女人。

    只可惜,只是约会了一两次,什么都没有说出口,也什么都没有留下,便成了人生中的过客,消失在唐僧九九八十一难中。

    “我不要成为女儿国的国王,那不适合我,我要做白龙马,一起上西天取经。”穆婉开玩笑地说道。

    “好。”邢不霍柔声说道。

    他们进了别墅,林嫂从厨房跑出来,看穆婉,心疼道:“夫人,你总算回来了,你比之前瘦了好多。”

    “现在流行骨感美,我是故意减肥的。”穆婉笑道。

    “夫人什么时候都很美,饿了吧,马上就能吃饭了,我做了你喜欢的猪大肠,按照你说的方法做的,连总统大人都夸我做的越来越像你做的,一会多吃点。”

    “嗯,当然的,我觉得,我今天后,肯定会胖了。”穆婉开玩笑地说道。

    “夫人真会说话,你们先坐一会,等我十分钟这样,对了,夫人你的房间我打扫好了,你看下,你走后,总统大人不让我们动,依旧按照原来的摆设布局,我就清理了灰尘。”林嫂说道。

    穆婉的心里颤了一下,看向邢不霍。

    “我坚信,你总有一天会回来的。”邢不霍柔声说道。

    回来后,依旧住在楼下,她自己的房间里吗?

    穆婉笑了,笑的很灿烂,掩饰着眼中的忧伤,“看来,我从此以后可以肆无忌惮的挥霍了,大不了,就滚回你的总统府,有吃有住着,做只米虫。”

    “养你还是养得起的。”邢不霍说道。

    “呵。”穆婉轻笑了一声,“那我先参观一下我的房间,休息十分钟后出来吃饭。”

    “额,休息一会吧,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邢不霍说道。

    穆婉低下了头,走进了她的房间,视线从床上移到柜子上,又移到墙上的壁画上面,以及,放在长桌子上的贝壳做成的乌龟上面,最后,视线放在梳妆台上。

    她把梳妆台搬开了,她的字,还在那里,红色的笔写着:我爱你,不霍。

    看到这五个字,她的眼睛里面瑟瑟然的,仿佛看到了以前受尽委屈的自己,不得不离开,不得不放下她曾经珍惜的生活,跪在地上,哭着写这五个字。

    也想起了之前,那么那么的,想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给邢不霍,最终,还是被邢不霍拒绝了。

    在写下这五个字的时候,她其实,是希望邢不霍看到的。

    有些话说不出口,又等待着奇迹降临的那天。

    如今……

    她已经不相信奇迹了。

    她拉开抽屉,拿起了放在里面的水果刀,蹲在了梳妆台前,把曾经写上去的字,一点一滴的刮下来。

    敲门声响起

    穆婉一个紧张,没有注意,刀口划破了拇指,血里面从里面渗了出来。

    她握住了拇指,看向门口,问道:“怎么了?”

    “吃饭了,我现在方便进来吗?”邢不霍问道。

    “再等我十分钟这样。”穆婉说道。

    “好。”邢不霍应道。

    穆婉握着拇指走进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洗掉血。

    拇指上被划了深深的一道口子,血已经不再往外冒了。

    她拧起了眉头。

    每次都这样,她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成长太痛,也太缓慢。

    她记得急救箱在柜子里,应该还在吧。

    出去,打开衣柜,果然看到了急救箱。

    她把箱子拿出来,给伤口消了毒,贴好伤口贴。

    梳妆台那里的地上有几滴血迹。

    她抽了餐巾纸,沾了水,把地上的血迹擦干净了,丢进垃圾桶。

    继续刮着还没有刮完的字。

    “咚咚咚。”的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这次,邢不霍没有问她,径直推开门,看到了跪在地上的穆婉。

    穆婉回头看他,很平静的。

    梳妆台后面的字,已经被她刮的干干净净了。

    她扬起笑容,站了起来。

    “你在做什么?”邢不霍不解地问道。

    “毁尸灭迹,信吗?”穆婉回他道,再次抽了餐巾纸,把地上的垃圾都抱起来,丢进垃圾桶。

    邢不霍握住了她的手,看着拇指上的伤口贴,“这里是怎么回事?”

    “伤人一千,自损八百,我不一小心,把自己的手给划破了,不要紧,明天就能结疤了。”穆婉笑着说道,抽出自己的手,转移了话题说道:“可以吃晚饭了吧,我都饿了。”

    邢不霍看向梳妆台后面。

    穆婉任由他看。

    反正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你在后面写了什么吗?”邢不霍不解地问道。

    “秘密。”穆婉说道,咧开了笑容,“出去吃饭了。”

    她径直走出去。

    “刚才总统大人给夫人泡了姜茶,但是现在已经冷了,夫人,趁热吃饭吧,这个天气,菜冷的还是挺快的,要是冷了就不好吃了。”林嫂站在一旁说道。

    “嗯,好久没有吃林嫂做的饭了,很想念呢。”穆婉说道,尝了一口,夸赞道:“真好吃,温馨地味道。”

    “既然温馨,夫人就不要走了。”林嫂说道。

    穆婉扬起笑容。“我也不想走,但我不能留。”

    邢不霍站在了她的后面,听到了她说的话,眸色又深又暗的,拉开了椅子,坐在了穆婉的对面。

    林嫂悄悄的撤了。

    穆婉安静地吃饭,邢不霍吃的很少,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穆婉注意到了他的时间,“怎么了,你吃的很少。”

    “晚上想看什么电视,我陪你看。”邢不霍说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六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