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超级作弊器
    素素盯着那招展的四面大旗,惊疑不已,回头冲着张天赐叫道:“表哥快来看,这旗子上有字,是一个钟字!”

    张天赐也已经来到了面前,盯着旗子微微点头,却没有说话。pbtxt

    老鬼付清波还在旗子里大叫,声嘶力竭,气急败坏。

    “哈哈哈……吃鬼钟馗来也!”忽然间,南方响起炸雷一般的声音,一个白发老者,身披大红披风,头带纱帽,威风凛凛地走上山来!

    张天赐凝神细看,正是自己的宝贝徒弟,前几天死去的钟阳!

    虽然钟阳换了衣服,但是面容和白发,却未曾改变。

    可是,张天赐看见了钟阳,钟阳却没看见张天赐和素素。

    素素很激动,就要招呼钟阳。

    但是张天赐却伸手握住了素素的手,传意道:“别叫他,看他怎么装!”

    只见钟阳走到四面大旗子前,手上结印,口中念咒,随后一招手,四面大旗子同时缩小,飞回了他的手上!

    原地上空荡荡的,不见了老鬼付清波的鬼影。

    “哈哈哈……”钟阳大笑,转身走向张天赐和素素,挥手笑道:“师父安康,徒儿钟阳来了!”

    张天赐斜眼看着钟阳,冷冷地问道:“你装逼装够了吗?我现在是叫你钟阳,还是叫你钟馗?”

    “师父息怒……”钟阳咧嘴一笑,说道:“在您老面前,我就是钟阳,在冥界,我是钟馗天师。”

    张天赐哼了一声,问道:“阿娇呢?你童年的阿娇,又在哪里?”

    “回师父的话,阿娇也在冥界,混了一个差事。”钟阳说道。

    “混了什么差事?”张天赐又问。

    钟阳咧嘴一笑,说道:“嘿嘿……她一个老婆子,还能干什么?无非是在奈何桥头,卖一点汤汤水水……”

    “孟婆!?”张天赐和素素同时一呆,脱口问道。

    在奈何桥头卖汤水,不是孟婆又是谁?孟婆也是冥界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却没想到,尘世的阿娇竟然是她轮回历劫而来。

    钟阳嘿嘿而笑,点头承认了,又道:“这个事儿,师父不要对外人说起。嘿嘿……将来,师父为情所伤,还可以找阿娇要一碗汤水,喝了以后忘却前尘,免得伤心啊。”

    “放屁,我为什么要为情所伤?为什么要喝孟婆汤?”张天赐一瞪眼。

    钟阳扫了素素一眼,笑道:“不伤心就好,不伤心就好……”

    张天赐看了看四周,问道:“钟阳,我们说说正事吧,你来这里,做什么的?”

    “收鬼啊。这个付清波,死于矿难之后,也曾去了枉死城,但是我历劫轮回的几十年里,他竟然偷跑出去了,至今没有归案。我现在重新掌管了枉死城,第一步,就是捉拿这些越狱的孽障!”钟阳说道。

    “还有这么一回事?”张天赐点点头,又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付清波?”

    钟阳嘿嘿一笑,从脖子后面扯出一面旗子来,在手里一抖,付清波的鬼影,立刻便显示在了旗面上。

    “师父,钟馗吃鬼,这个你是知道的吧?”钟阳看着旗面上的付清波鬼影,冷笑道:“付清波,你私自逃离枉死城,几十年不回去,知道这个后果吧!你说,你是喜欢被我烤着吃,还是蒸着吃,还是煮了吃,还是就这样生吃!?”

    付清波的鬼影在旗面上颤抖,开口道:“天师饶命,小的知错了……”

    张天赐看着钟阳,说道:“你先收了这老鬼,我们聊几句。”

    钟阳点点头,卷起旗子,依旧插在后衣领上。

    “钟阳,这个老鬼,是不是一定要死?说实话,我对他操控的巨球,很感兴趣。”张天赐说道。

    “师父,我知道你少一个鬼童子,所以刚才,故意吓唬这老鬼的。”钟阳一笑,说道:

    “其实呢,付清波从枉死城逃脱以后,回到这里的矿山,的确做了不少坏事。比如说,设下黄金局,诱骗那些贪财之辈,然后害死人家。但是这些人死在自己贪心之下,也不能全怪付清波。你要是收他做鬼童子,可以让他将功赎罪。至于枉死城那边,我说了算。我可以说没抓着,也可以直接说,送在你的身边,让你代为管教付清波。你是龙虎山天师,就算直接从枉死城提出几个鬼犯,也是可以的。”

    “好,那你就把这个老鬼留给我吧。”张天赐说道。

    “遵命。”钟阳点点头,再次抖开旗子,指着旗面上的付清波鬼影,喝道:“龙虎山天师大真人心怀慈悲,愿意收你为鬼童子,让你将功赎罪!你应当死心塌地跟随大真人,为自己以后谋一个出路。要是不听话,老子一口一口活吞了你!”

    说罢,钟阳一抖旗子,将付清波放了出来。

    老鬼一惊一喜,随后跪地磕头:“多谢钟天师,多谢天师张大真人!”

    张天赐点点头,先收了付清波,又环视四周,说道:“这里还有无数野鬼,怎么办?”

    “师父莫要操心,我自会将他们全部带去枉死城。你把付清波带走,做你自己的事就好。”钟阳说道。

    “好,那你有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张天赐问道。

    神农架鬼王的事,一直都没有提起。张天赐故意反问,看看自己的徒弟,是否和黑白无常一样,故意回避这个问题。

    钟阳显然知道张天赐心思,手指神农架的方向,咧嘴笑道:“师父想说的,是那边的事吧?”

    “对,那边的事,是我的心腹大患。”张天赐郑重地点头,走了几步,说道:

    “冥界的黑白无常告诉我,十殿阎王,都惹不起这件事,所以只能袖手旁观。你是冥界的天师,不知道你怎么看这件事?我问你这些,是因为我们之间有那么一段师徒缘分。否则,我即便是战死在神农架,也不说这些。”

    钟阳点点头,说道:“师父听我说……我刚刚回到冥界,复职还没有三天。但是师父放心,就算我不能明着帮你打仗,也会背地里全力以赴!十殿阎王地位高,也不敢随意做事。我不一样,我可以胡来。”

    “这么说,你是站在……你师父这一边的了?”素素大喜,问道。

    “那当然,我不帮我师父,难道还帮那些野鬼?”钟阳说道。            </div>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六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