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老照片
油灯下走出的少年郎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晚报 2020-08-17 08:57
分享到:
更多

  图为牛孟渔1957年的小学毕业照

  

  我的公公牛庸懋在河南大学毕业,留校后教外国文学和中国古典文学,被特批从讲师直接晋升为教授。晚年带病出版了“牛庸懋诗文集”等书籍。他冠名“36颗红豆书屋”的书房藏书三千多册。在开封包公祠内两对立柱上,他为包老爷题的两副廉政楹联分别是:“峭直传今古;清廉著史乘。”“赈灾黎、求民隐,断关节,秉政清廉,中原百姓思贤尹;平冤狱,抑豪强,惩污吏,执法严峻,天下几人似我公”。

  公公家的书香也浸润着其儿子、我的丈夫牛孟渔。孟渔在18个月大时,婆婆看书他也来看,婆婆说:“叫他去玩,转一圈又站边儿上,教‘门’字,他不吭也不说。第二天问:‘这是什么?’他说‘门’,天天教,连认了52个字”。小学时,家里租住房子的院子里有一条狭窄、用砖铺就的小道,他常用树棍或毛笔蘸上黄泥水在砖头上写字,这样省纸又省墨。因为用电比用煤油灯贵,房东不安电灯,因此12岁前他都是在煤油灯下挑灯看书学习,以致鼻孔里总被熏黑。他的学习进度是超前的,14岁时已经会做大学的微积分数学题。1963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工作后,他曾从事机床计算书和我国第一台数控车床的程序编制工作,主持研制了我国第一个数控车床自动编程系统。1978年,他开始转向计算机辅助企业管理工作,先后参与并主管从德国工程师协会引进的MRPII(制造资源计划)系统,并在沈阳第一机床厂成功实施,由于工作成绩突出,1992年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年过70才回到家中的牛孟渔不仅仍在读书看报关心国家大事,更是有了宽裕的时间继续坚持做数学题,他心中对数学酷爱的火焰永不消失。

编辑:xw028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黄金海岸彩票官网版下载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