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老照片
在沈阳的那几年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晚报 2020-09-15 11:11
分享到:
更多

  

  韩扑

  近来喜读通史,吕思勉先生的几版《中国通史》都在手边。卧游吕通之余,又翻了翻这几本书之间的关系,发现吕思勉作这几本大书的发轫之处,竟是在咱们沈阳。

  读通史要先知道吕先生的初心

  说起读史书,我们总是要有所求的。读不同类史书,其所求有所不同。比如读断代史,多是为了某种专门兴趣、情结或者搜求资料的需要;读史论,多是为丰富思想,增益文采;读文化史、军事史、饮食史这样的专门史,则或出于职业需求或是爱好的精进……

  唯独一国通史,是应该让每个本国受教育者都至少读一遍的,因为通史里满满是撰写者的爱国思虑和远见卓识。读通史,可以升华一个人的境界,让其有思考、解读历史与现实的能力。

  所以,我们翻开吕思勉的《中国通史》(指中华书局2015年版)时应该想到:近百年前,吕先生落笔撰写中国第一本白话通史的初心,正是要开启民智,让读者对本国历史发展与社会现状产生一个基本的见识。对此,他说得很明确:“要明白一件事情,必须追溯到既往;现在是决不能解释现在的。而所谓既往,就是历史。”“历史者,所以说明社会进化的过程者也。”

  吕思勉写史,所依据的是20世纪初梁启超等人所提出的“新史学”思想,旨在突破以往二十四史与《资治通鉴》这样旧史书的帝王、英雄史观,启发中国人找到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拆解开自秦汉以后一朝一姓、治乱相因的封闭循环。

  通百家然后才可下笔著史书

  虽然吕思勉使用新方法整理旧国故,创立了若干新体例,但要在浩繁复杂的中国古代史籍中提纲挈领,找到一以贯之的线索,旧学功底必须深厚。吕思勉生于1884年,殁于1957年,经历了清末民初旧学与新学的激荡互动。而他又恰是极勤奋而有治学抱负的人,他是史学界公认的“古籍读得最多的学者”,30岁之前即已将二十四史通读数遍,于儒法各家经典更是了然于胸,并旁涉子、集两部与相关西学,具有横跨社会学、地理学、经济学等学科的气力与视野。

  吕思勉著作宏富,传世的“中国通史”即有三部,分别为:《自修适用白话本国史》(1923年初版)、《复兴高级中学教科书本国史》(1934年初版)及《吕著中国通史》(上册1940年、下册1945年初版)。

  其中,《自修适用白话本国史》是第一部用白话文写成的中国通史,针对的读者群是青年学生,该书史识通彻,条分缕析,深入浅出,初版之后极受欢迎,不断重印再版,是20世纪20年代发行量最大的一部中国通史。《复兴高级中学教科书本国史》则是吕思勉受邀为上海复兴中学编撰的教材,此时距“白话本国史”最早的版本过去十一年,社会形势已变,史学界也有很多新的发现与观点,所以吕先生在前著基础上有很大改动,从章节编排到细节考订均更进一步。该书1934年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后,印行数十次,被称为“民国时代最有影响力的中国史教科书”。

  观天下绝不闭门自说自话

  1940年,抗战中的吕思勉避居上海租界,将自己在光华大学讲授的“中国通史”讲义整理出版,分为上下两册,上册主讲文化与制度,下册则按照历史发展顺序编写,称为《吕著中国通史》,写这部书时吕思勉已经是史学大宗匠派头,文字精炼而无赘述,是其数十年读史撰史的总结性巨著。该书与钱穆的《国史大纲》出版年代相仿,并称为“通史双璧”。读过可以称之为“初级通史”的这本《复兴高级中学教科书本国史》后,最好把《吕著中国通史》和《国史大纲》也好好读一读,定不负您时光所寄。

  写通史的人固然用心良苦、殚精竭虑,读通史的人也不轻松,需要有持久的诚意,方能实现灯下读史的坚守甚至“汉书下酒”的情致。

  钱穆的学生严耕望曾说:“论方面广阔,述作宏富,且能深入为文者,我常推重吕思勉先生、陈垣先生、陈寅恪先生与钱穆先生为前辈史学四大家。”有趣的是,钱穆又是吕思勉的学生。1907年,钱穆考入常州中学,吕思勉当时正好在常州中学任教。据钱穆在《师友杂记》中说:“诚之师(吕思勉字诚之)不修边幅,上堂后,尽在讲台上来往行走,口中娓娓不断,但绝无一言半句闲言旁语欲羼入,而时有鸿义创论。同学争相推敬。”从这段回忆可以想见吕年轻时的讲坛风采。

  居沈城

  鸿篇巨制早期构建正在这里

  极可一提的是,吕思勉与沈阳也有一段渊源,1920年1月至1922年12月间,吕思勉受聘在国立沈阳高等师范学校任教,当时的沈阳,正处在张作霖率奉系文武大员们经略东北、大规模建设沈阳城的阶段,这近三年时间也恰是他早期史学著述大爆发的关键时期,他有《整理旧籍之方法》《中国古代哲学与道德的关系》等多篇著述发表于《沈阳高师周刊》上,他的成名作《自修适用白话本国史》也草创于此一阶段。

  翻开“吕通”系列可见,吕思勉的笔下始终关注“御侮图存”的主题,甚至常以之为当时史家的第一要务。尤其难得的是,他对中华民族的成长壮大、边疆稳定等史料的解读与传统史家绝不雷同,有很多独特而深刻的见地,比如他抛却了传统史家以中原、江南等地区为叙事重心的角度,不再认为历代开拓与巩固边疆的举措是“靡费国帑、虚耗民生”,而是极有必要的民族自强、民族自觉的实干选择,且他对边疆事务非常熟稔,以史论事言之有物、极有见地,这与他在沈阳的数年治学、生活经历是绝对分不开的。

  国立沈阳高等师范学校后来改办为东北大学理工科,并入了东大。从这层缘分上想来,我们沈阳的东北大学,还算得上是吕先生撰写中国通史的半个“主场”呢!

编辑:xw028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黄金海岸彩票官网版下载
博评网